2020年10月10日
第11版:好作品

“捡秋”之乐

□杨丽丽

“捡秋”在我们老家方言里又喊作捡秋漏儿。与土地打过交道的人都不会陌生,就是在田野的庄稼收割完毕以后,继续在庄稼地里刨刨挖挖,寻找遗漏下来的玉米、花生、地瓜等。

寒露过后,满地的庄稼、满树的果子都带着浓郁的芬芳涌进了农家小院,放眼望去庄稼地里一片天高地阔,果园里也变得萧条和寂寥起来。那些躺倒的庄稼棵子、渐次枯黄的草丛里就藏着无数遗漏的惊喜。

其实那些年打下的粮食足够生活,可是农人们敬畏土地,也敬畏粮食,舍不得浪费一粒粮食,于是秋收过后就会有一些妇女孩子加入捡秋漏儿的队伍。

小时候最喜欢和母亲去捡秋漏儿,不仅因为可以天高地阔地玩耍,而且还能品尝捡到的秋漏儿,体会那种希望就在下一锄头,或者惊喜就在下一棵瓜秧子上的喜悦。

花生地,是捡秋漏儿最多的地方,那时候由于原始的收获方式总是能或多或少遗留一些花生在土壤里。挎一个小篮子,拿一把小锄头,跟在母亲后面,东刨刨,西刨刨,只是半天过去了,找不到一粒花生。母亲就不一样了,母亲很认真地在地里翻捡着,刨起的土块整整齐齐,像给别人犁了一遍地。母亲常说:“别人允许我们在地里捡秋漏儿,我们也要尊重别人,不要像小狗子撒欢儿,把别人的地弄得坑坑洼洼的。”我吐吐舌头看着母亲篮子里白白胖胖的花生,就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。花生地里最好捡的秋漏儿,是在主家犁了地种上麦子以后,要是再赶上一场秋雨,那就更妙了。藏在土壤深处的花生被犁铧翻了出来,又被秋雨淋得干干净净,一个个等着我们去捡。

西瓜地里也能捡秋漏儿。小时候种西瓜的人家不多,都是摘了瓜去卖钱。母亲深知农人的不易,深知西瓜的珍贵,不会轻易去西瓜地里捡秋漏儿,可是又禁不住我们几个孩子的软磨硬泡。母亲去捡秋漏儿都会事先询问一下西瓜地的主人,确认人家确实卖完了瓜,又自家人都捡过一遍了,母亲才肯带着我们前去。明知能捡到的西瓜微乎其微,可是我们还是欢天喜地去帮忙。匍匐在地的瓜秧子都被买瓜的人扯到了一边,乱糟糟缠成一团。我们最喜欢这种乱糟糟的瓜秧子,主人家懒得去搭理,极有可能遗漏一两个小西瓜。我们姐弟三个用脚踩用手摸,有时候还真能摸出一两个小西瓜,长得坑洼不平,是连主家都嫌弃的丑样子。可是我们不嫌弃,都说歪瓜裂枣甜如蜜,这样的西瓜被我们摸出来都会就地解决。一拳头下去,西瓜就裂开了,吃在嘴里真真的比蜜甜。

捡秋漏儿靠的是耐心和坚持,几斤花生几个小西瓜值不了几个钱,可要的是那种感觉,虽然收获甚微,大家还是乐此不疲。走在天高云淡的天地间,一锄头下去就会收获一粒花生果,扒开枯萎的草丛就会发现一颗隐藏的枣子,令人得到一种满足,一种意外收获的惊喜。那些藏在土壤里、枝头上、草丛里的惊喜会让你时刻充满着希望。捡秋漏儿捡的不仅是庄稼,还有那些藏在人们心中无尽的希望。

2020-10-10 □杨丽丽 1 1 吉林日报 content_110651.html 1 “捡秋”之乐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