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1月18日
第02版:要闻

直播花开黄花村

本报记者 伊秀丽 崔维利 孙翠翠

公主岭市大岭镇黄花君子兰基地年销售70余万株君子兰,实现产值1450万元。 本报记者 石雷 摄

1月17日,农历己亥年腊月二十三,小年儿。

公主岭市大岭镇黄花村温室大棚内,君子兰花开正艳,人气正旺。

10时30分,105号温室内,花农朱立春支起手机,开始直播。很快,线上便“吸”来40多位爱花人。

“上周,我们的销售额是20多万元。你们身后架子上的1000多盆,刚刚被天津花友预定,初六发货……”朱立春满脸笑意。

朱立春27岁开始养兰,从几盆发展到上万株,如今在圈子里小有名气。

2019年7月,朱立春听说黄花村建立了吉林省黄花君子兰基地,便在这里租了两栋温室,并通过直播的方式卖兰。

“没想到,我这一直播,竟然成了‘网红’。”朱立春告诉记者,短短6个月时间,他的直播销售额达到300万元。

朱立春所说的吉林省黄花君子兰基地,建立于2015年,是以君子兰、多肉等花卉研究、培育、养植、观赏、销售为主的新型农业示范基地。

基地成立之初,便引导种植户通过“快手”“淘宝”等网络平台进行直播、直销。目前,基地培训网络直播员60余人,其中已有30余人成为网红,每天可走1000单左右,销售收入5万元左右。

“君子兰产业和其他产业有所不同,关注它的主要是圈子里的小众爱好者,所以必需聚堆才能形成气候……”107号温室内,花农田波穿着水靴正忙着给花浇水。

田波在上世纪80年代便痴迷养兰。经历了君子兰行业高峰期和低谷期。

“那是1985年夏天,君子兰被炒成了天价。几家报纸相继发文评论这个现象,结果君子兰价格一落千丈,从三五万跌到几毛钱。很多人为此倾家荡产。”田波说,君子兰市场遭到重创,但这个小众文化并没有消亡,仍有很多爱兰者视兰如命。此后,君子兰市场更理性了,有圈内人用来专业交流的几十万元的精品兰,也有满足大众需求的几十元、几百元钱一盆的普通兰。

田波在基地只租了一栋700平方米的大棚,专心培育精品兰。从去年5月到现在,销售额达到100多万元。

经历君子兰产业的起起落落,田波总结道:“不管什么产业,必须要务实。特别是以小众爱好支撑起来的产业,一旦涉及炒作,就会产生泡沫。所以对于君子兰产业来说,种出好兰是第一位的。”

据基地投资人王立东介绍,基地在建立之初便把技术支撑放在首位。他聘用长春君子兰种植技术能人,带动村民种植,同时组建产业联盟,建立专业技术服务队,为养植户免费提供技术服务。

目前,基地已吸收62户种植户入驻,其中25户为当地农民。吸引周边常年或临时打工人员500多人,年销售70余万株,实现产值1450万元。

晌午,小年儿饺子已经下锅,温室大棚里的直播尚未结束。

“小年儿,所有爱兰人享受半价……”

浑然不觉中,黄花村,产业之花正沐风绽放。

2020-01-18 本报记者 伊秀丽 崔维利 孙翠翠 1 1 吉林日报 content_97450.html 1 直播花开黄花村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