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6月03日
第05版:社会

在长春,有这样一处名为“桃源路”的地方,从伪满、民国时期的“胭脂味”到棚户区……随着改革开放后城市发展浪潮几度变迁,最终脱胎换骨,成为如今四时皆有美景、生活舒适安逸的“桃花源”——

长春桃源路:风景如画正宜居

本报记者 马贺 吴茗 实习生 郭书宏

2018年3月5日,桃源扶残助残志愿者协会开展公益活动。

桃源街道绘制的二十四节气墙深受居民喜爱

桃源街道妇联花园改造后

回迁居民住进桃花源

桃源街道棚改后的小广场,宽敞整洁

小区里的文化娱乐设施

桃源回迁后的新貌

“五柳先生”陶渊明堪称我国古代第一大“生活家”,后世多以他笔下的桃源妙境作为人生梦想。不论是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,还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抑或是“童孺纵行歌,班白欢游诣”,那种返璞归真、怡然自乐的生活,总是令人心驰神往。

谁不想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呢?在长春,就有这样一处地方,名为“桃源路”。

桃源路的前世与今生

春日,阳光明媚,桃源路一带小区的居民或三五成群地漫步在小区里赏花,或悠闲自得地在绿地凉亭里闲聊,微风吹过,花瓣片片飘落,令人心旷神怡。

这样别具一番诗意的地方,曾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往。“好男不娶桃源路,好女不嫁八里堡”,长春当地盛传的段子里,“桃源路”说的就是这片地儿。

据《长春市南关区地名志》记载:桃源路一带形成年代较早,清乾隆五十六年(1791年),蒙古郭尔罗斯王从山东招来200多名农民在此开垦,在伊通河两岸建起村落。从此,陆续有关内民众来这里谋生。伪满洲国时期,这里开设了东西圈妓馆区,修建了桃源路。

“当时,东起伊通河西岸、西到永长路、北至长春大街东段、南到东天街,是有名的红灯区,老百姓称这里为‘欢乐地’,又叫‘新天地’。”桃源路街道91岁的董奶奶回忆曾经,唏嘘不已:“伪满时期,路东边叫‘东圈’,西边叫‘西圈’,一边是汽枪射击游戏场、茶馆等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,一边是妓院。妓女多半是中年妇女,大多都是被拐骗或迫于生活等原因被卖到了妓院。有的老百姓就把这里称为‘窑子街’。那个年代做这行挣钱的,门口镶有瓷砖,叫这个‘村’、那个‘堂’的,都是一间间小黑屋。”

“四合院,小甬道,青砖房,小单间。”从伪满的设立到民国的延续,每当人们听到老者们描述当年桃源路红灯区的场景,总能嗅到一股胭脂味。据长春市政协编辑出版的文史资料和《南关区志》记载,妓院四周高大的灰砖围墙圈起2座方形大院,每座大院有4个大门,东面大院称“东圈”,西面大院称“西圈”。当时的东圈、西圈里还有4座小圈,有“双凤堂”“宝玉堂”“百花堂”等大小妓院近百家。每个圈里又依着墙分成很多方形小院,院里沿着“回”字形走廊分成若干个鸡笼子式的一排排低矮的小房间,小房间的门和唯一的小窗户都朝里开,窗上设有防妓女逃跑的铁栏杆。

现在网上流传的有关桃源路的老照片里,就有一些民国时期“长春警察署”颁发的长约20厘米、宽约10厘米、印有黑色铅字的妓院“执照”照片。

1951年3月,长春市政府制定了《妓女处理办法草案》,决定取缔妓院。同年9月,干部、武装人员开赴“东西圈”,将业主、老鸨、妓女、嫖客分别集中看管,对妓馆老板、老鸨予以处理,罪大恶极的被依法判处死刑。长春市民政局开办了“新生妇女习艺所”,给被改造的妓女一条出路,教她们缝纫、理发、烹饪等技术。据不完全统计,当时约有60%被解放的妇女嫁人,约40%返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寻梦桃源·几度变迁

新中国成立前,桃源路是长春市的“窑子铺”,后来一度沦落为长春市最脏、最乱的棚户区。

“过去的桃源路就是令人鄙视的地方,名声不好,好人都不上这儿来。”60多岁的居民杨淑坤从小在桃源路长大,1981年结婚后继续生活在桃源路,她几乎经历了这里所有的变迁。“桃源路的名声不好,不仅是因为旧时的历史,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里是长春市出了名的‘破烂市儿’。不过那时候这里很热闹,有茶馆、电影院,还演二人转。”杨淑坤说。

“新中国成立初期,长春市住房紧张,许多上个世纪30年代建造起来的砖木结构的妓院平房被改建成居民住房,但条件十分简陋。尤其是桃源路东、西两圈,房子布局不合理,低矮狭窄、阴暗潮湿,人均居住面积仅2.6平方米,且没有采暖、下水设施,也没有室内厕所和厨房,环境还不如‘鸽子楼’,是名副其实的陋室。”桃源街道的副主任师吉告诉记者,当时长春市政府曾多次研究彻底改造妓馆房问题。在她的记忆里,桃源路着实经过了几度拆迁,最终才脱胎换骨。

在长春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辑出版的《长春市志·房产志》上曾记载:“1968年,市政府把改造西圈工程作为当年全市十项重点工程之一,仅用7天时间全部完成661户动迁工作”。

从桃源街道的历史记录中记者了解到,1979年,长春市拨出专项基金325万元改造桃源路。位于桃源路北侧十四中学以西至新风街的“东圈”妓馆被拆除,一幢幢在当年看起来非常气派的新楼拔地而起。当年拆除,当年交工。1986年,位于新风街以西的“西圈”妓馆被改造,同样是当年拆除,当年交工。记载桃源路“污秽”的建筑彻底消失了。而桃源路南侧一片棚户区,却因为改造成本太高、涉及人口太多等原因一直未变。

“当时房子有平房、破旧的小二楼,房间都不大,一家3口人居住在10平方米的小屋,放一张床后就放不下啥了,所以家家户户都把铁管穿进墙里、搭上板子做吊铺,孩子在吊铺上睡,两口子在下边睡,连帘儿都没有。房子质量也不咋地,到处漏水,那时候没有下水,我们就一趟趟往楼下拎。屋里也没厕所,马路上有个公共厕所,每天早上人多都得排队。”桃源街道回迁小区居民李淑珍回忆说。

“那时候谁家都不是方方正正的好房子,因为地方窄,再加上房子漏,大家都是东接一块西接一块,报纸、塑料、木板、泡沫、草帘、泥巴等能找到的都糊上,雨天在屋里接雨,晴天上外头待着,因为房顶上都是水渍,屋里潮得都长毛。”67岁的张兆荣1998年下岗后通过考试到了桃源街道居委会工作,一变天就跟着委主任挨家挨户查看情况。她说,因为这里地势低,一到雨天,亚泰大街一侧的水就会涌向这里,造成大量积水;到了晴天,棚户区里堆积的破烂都是易燃品,防火是一项重要工作;另外,由于外来人口多,管理难度大,治安防范和法制宣传也成了街道办配合公安部门的一项重要内容。

直到2006年,政府拆迁改造桃源路棚户区的消息传来。这一次,桃源路终于变了。

城市桃源·家的港湾

桃源路的拆迁改造集中在2006年之后。师吉告诉记者,当时全省开始进行大规模棚户区改造,桃源路成为长春市首批改造地块。在“轰隆隆”的推土机声中,桃源路一天天脱胎换骨。2007年12月,桃源路棚户区改造首期工程——桃源春晓、桃源春晖交了钥匙,3000多户居民陆续原地回迁进新楼房。随后,绿化、路面等配套项目逐渐完善,桃源路终于不再是城中村,附近的房价也一路攀升,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居住。

“现在我们这里可不一样了,回迁后大部分家庭都从10平方米变成了五六十平方米,终于能住开了!小区环境也变好了。”用李淑珍的话说,就是“往前一走,路是平的;一出门,墙是白的;一抬头,灯是亮的;一看树,树是绿的”。

“以前街道社区都没有办公室,现在建了小楼,随时可以去活动室唱歌、跳舞、打扑克、下象棋。街道还定期组织活动,带我们到处溜达溜达。逢年过节还能看到街道社区组织的文艺演出,大家聚在一起过得很乐呵,退休了每个月还能领2000多元钱,老年生活无压力。”杨淑坤笑着说。

如今这个坐落于南关区东部老城区的桃源街道,西至亚泰大街,南起吉林大路,北至长春大街,辖区面积1.17平方公里,下辖桃源社区、文庙社区、长源社区、滨河社区、春园社区5个社区49个网格,共有居民1.32万户,总人口3.2万人。这里被民俗专家所认可,传承着“百年桃源路、现代文化街”的招牌。在政府政策的扶持下,相应的配套设施齐全,图书阅览室、市民网校、文体活动室、日间照料站、心理咨询室、卫生服务站、康复训练中心等应有尽有,极大地满足了社区居民物质和文化生活需求。

近年来,桃源街道对网格化社会治理进行了不断探索和有效实践,拥有一支素质过硬的网格长队伍。桃源街道紧跟长春市政务服务综合改革步伐,探索推出了“网格化零跑代办”政务服务模式,将服务送到群众的家门口,完成了从“只跑一次”到“零跑动”的跨越。桃源街道辖区还活跃着百余个群众性组织,涵盖物业自治、帮残助困、社会教育、文体宣传等方面。近年来,桃源街道扶持草根组织的成长,探索居民自我管理及邻里互助服务模式,不仅传递着公益的正能量,还有效地推进了街道社区的社会治理。

充满艺术气息的绘画墙,花木点缀其间的小区绿地,石板路相连的古朴凉亭,房前屋后一株株桃树、柳树……桃源路越来越美、越来越宜居。春夏好时节,凉亭里大人们在休憩闲聊,远处的文庙传来阵阵读书声,近处嬉笑玩耍的孩童四处奔跑,笑声伴随着桃花、丁香的阵阵幽香,处处温暖而惬意……

(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)

2019-06-03 本报记者 马贺 吴茗 实习生 郭书宏 在长春,有这样一处名为“桃源路”的地方,从伪满、民国时期的“胭脂味”到棚户区……随着改革开放后城市发展浪潮几度变迁,最终脱胎换骨,成为如今四时皆有美景、生活舒适安逸的“桃花源”—— 1 1 吉林日报 content_81807.html 1 长春桃源路:风景如画正宜居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