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影
阴影 阴影
第14版:东北风东北大地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长白山手斧是填补空白的重大发现
长白山手斧的发现经过
“石”现天惊
手斧—打开了一扇窗
新发现新收获
解开长白山文明之谜的利器
寸石万金
手斧—带你穿越
长白山手斧鉴定意见
      
 
返回主页 | 版面导航 | 旧版链接        
吉林日报报业集团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4年12月04日 星期四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长白山手斧的发现经过
□张福有

    2014年10月20日上午,我在帮助长白山池南区调查漫江历史文化资源时,在枫林村山坡上发现一件旧石器时代的手斧。经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、我国著名旧石器考古专家陈全家先生鉴定,这件长白山手斧距今约有五万年。

    长白山手斧出土于漫江镇前进村与枫林村之间路边山坡黄土崖头,这里距长白山直线距离42公里。石斧的打制痕迹清晰可见,用近于米黄兼淡绿色的火山岩两面加工而成,双面与双边均匀对称,体形完整,线条优美,略有使用痕迹。

    10月20日早晨,我和调查组成员于海民、李校、杨来革在松江河镇东北宾馆吃完早饭,就向漫江出发。这天上午的任务,是到枫林村观察长白山、望天鹅火山、张草茂顶等高峰和锦江走势,确认武木讷登长白山的路线。

    于海民从未去过孤顶子木屋村,孟吉祥开车,我们先顺路把于海民送到木屋村拍照。我们继续向枫林村进发。由于连续十多天我都是白天调查,晚上整理图片并写考察书稿,每晚只睡三、四个小时,白天一上车就睡觉。这一天,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8时31分,孟吉祥把车停在前进村与枫林村中间的小岭顶部。一停车,我马上醒来。从车窗向右一看,那不是个石镐吗?绿莹莹的,斜置于两三块略带紫红色的石块旁边。我打开车门,下车,几步跨上去,哈腰细看,石器上面的人为打制痕迹清晰可见,肯定是一件打制石器,便将其捡到吉K00100号越野车副驾驶位我的座下,并告诉陪同我的池南区常务副区长李校和区水利局副局长杨来革:“这是一件打制石器。”他俩不认识石器,未置可否。

    我们开始辨认长白山、望天鹅火山和张草茂顶等高峰。长白山锁在云雾中,只见其底部。望天鹅、张草茂顶、南胞胎山、北胞胎山、红头山、双目峰、草平山、四栋房等,尽收眼底。我画出草图,杨来革标上名称。我们又在发现石器地点周围寻找有无其他器物,均无所获,便返回漫江周围继续调查漫江营寨遗址。

    中午,李校安排另一辆车将于海民接回漫江,我们会合。我请于海民看看这是个什么石器。于海民接到手中一看,极为兴奋,连说:“张部长太厉害了,连石器都认识!”他说,这可能是个石镐或砍砸器,是打制的旧石器,不是磨制的新石器。这至少把长白山区人类文化史向前提三四万年。什么名称,要请吉大陈全家老师确定一下。这时,李校、杨来革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连连祝贺。孟吉祥说:“当时心想,这个老头儿,一块石头也往车里划拉。没成想,还真是块宝物。”

    10月20日下午,在漫江吃完午饭,我们又和于海民一起返回枫林村石器出土处,拍摄一些照片。我用GPS测得该地坐标:北纬40°57′976″,东经127°31′920″,海拔935米。在附近和周围寻找有无其他器物,均无所获。

    10月24日下午,我用微信将石器图片发给陈全家老师。他只打开一张图片,就给我回电话,这应是手斧,是旧石器时代的。年代,几十万年、十几万年、几万年,都是它,要靠并出文物和地层等进一步确定。陈老师表示,要尽快到现场看看。

    10月28日,我邀请陈全家教授到石斧出土地考察。陈全家教授到现场看后第一句话是:“对!应该是在这样的黄土岗中出土。”这个地方,整个断崖,就是一个基岩之上的黄土层。由于修路,此处产生断崖开口。又由于雨水冲刷,黄土不断脱落,手斧露出表面。这是原地,未经移动。

    陈全家老师在手斧出土处周围采集3件旧石器打制石核,在附近采集到3件新石器亚腰石锄等。孙仁杰采集到1件黑曜石刀片。

    11月2日,陈全家教授应我之请写出《长白山手斧鉴定意见》。

    11月3日,我向省委、省政府及省文化厅、文物局报告了这一重大发现,并向新华社吉林分社提供了这一重要发现的新闻线索。11月4日,新华社发出通稿。11月5日,国内外难计其数的网站、报刊、电台、电视台,均作报道,迅速成为家喻户晓的特大新闻。

    目前,长白山手斧正在进一步研究中。

    (作者为吉林省文史馆馆员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)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 
 
吉 林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
地址: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:130033